TOP

强军兴军篇:大破大立蹄疾步稳
2019-03-31 17:29 来源::网络整理 作者: 【

明者因时而变,知者随事而制。

改革是实现中国梦、强军梦的时代要求,是强军兴军的必由之路,是决定中国军队未来的关键一步。

2013年11月,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召开。国防和军队改革写入全会《决定》,纳入全面深化改革的大盘子。这是我党我军坚定不移高举改革大旗的庄严宣誓,也是向人民立下的改革军令状。

5年弹指一挥间,在习近平主席的亲自筹划和指挥下,人民军队全面重塑、浴火重生,在强军兴军征程上迈出了历史性步伐。

重塑领导指挥体制:适度分离、专司主营

2016 年初夏,东南海疆组织了一场合成营模块化立体登陆突击演练,这是在联合作战大体系支撑下的作战演练行动,佩戴各军种臂章的指挥员坐镇指挥,身着各色迷彩的官兵协同行动,直升机立体投送兵力,电子力量全程攻防,特战分队渗透破袭,展现出新体制下联合训练的一个新图景。

演训场上一幕幕场景、一个个变化,折射出大军区、大陆军思维定势被打破,传统机械化战争观念被拔除,联合作战、联合制胜理念深入人心。

习近平指出,把握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的指导思想,关键是要抓住党在新形势下的强军目标这个“牛鼻子”。要把领导指挥体制作为改革重点,联合作战指挥体制则是重中之重。

大盘取厚势,落子开新局。

总部制在历史上曾发挥了重要作用,随着形势和任务的发展变化,这种体制存在的问题日益凸显:职能泛化、条块分割、政出多门、相互掣肘、战略功能不强等问题比较突出。

壮士断腕,换羽新生。自我革命需要首先进行“脖子以上的改革”,理顺领导指挥体制。2016年1月11日,15个军委机关部门全新登场,中央一声令下,四总部走入历史。其中,正师级以上机构减少200多个,人员精简三分之一。

军委机关调整改革,是对人民军队战略领导、战略指挥、战略管理体系的一次全新设计。新的军委机关与原四总部相比,指挥、建设、管理、监督路径更加清晰,决策、规划、执行、评估职能配置更加合理,更加聚焦战略谋划和宏观管理。

这距离2015年11月24日至26日中央军委改革工作会议召开,习近平在会上发出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的动员令,才过去了不到两个月的时间。

此外,陆军领导机构、火箭军、战略支援部队、中央军委联勤保障部队相继正式成立。人民军队在波澜不惊中开启了一场开新图强的历史性变革。

2016年1月16日零时起,解放军七大军区停止行使指挥权,东部、南部、西部、北部、中部五大战区开始运转。

从军区到战区,一字之差,性质却是天壤之别。军区着重陆军作战,而战区着重联合作战,这种联合是各军兵种的融合,真正体现了体系作战的特点。

2016年4月20日,习近平一身戎装,首次以“军委联指总指挥”的身份视察军委联合作战指挥中心。中央军委联合作战指挥中心的成立,标志着中国军队联合作战指挥体制在抽枝发芽。

把联合作战指挥的重心放在战区,把部队建设管理的重心放在军兵种,战区专司打仗、军种抓建为战,“军委-战区-部队”的作战指挥体系和“军委-军种-部队”的领导管理体系,立起了人民军队新体制的“四梁八柱”,建立健全军委、战区两级联合作战机构,重塑了人民军队指挥架构,使人民军队联合作战指挥体制迈出了关键一步。

随着改革深化和实践磨砺,联战联训基因日渐深入,诸军兵种一体化联合作战思维也更加牢固,逐渐从“浅联”走向“深联”、从“形联”走到“神联”,真正走出军种身份、融入战区角色。

调整军事力量结构:体系支撑、精兵联合

鼓荡激情扬征棹,一路轻舟乘东风。

领导指挥体制改革的成功实践,为推进规模结构和力量编成改革创造了有利条件,也提出了更加紧迫的要求。接续开展军队规模结构和力量编成改革,是为了实现我军变革重塑的上下贯通,促进作战力量体系与领导指挥体制融为一体。

2015年9月3日,在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大会上,习近平向世界庄严宣布:中国将裁军30万。

2016年12月2日,中央军委召开军队规模结构和力量编成改革工作会议,习近平向全军发出重塑我军力量体系的动员令。

习近平指出,要坚持减少数量、提高质量,优化兵力规模构成,打造精干高效的现代化常备军。

统帅谋篇布局,三军闻令而动。庞大的陆军无疑是军队规模结构和力量编成改革大棋的棋眼。

西部战区陆军第77集团军是陆军部队中因军改移防规模最大、机动距离最远、驻守海拔最高的部队,从天府之国到雪域高原,从繁华都市到边陲小城,从将军到士兵,打起背包就出发,党叫去哪就去哪,以实际行动向党和人民交出了优异答卷。

】【 打印繁体】 【 关闭】 【 返回顶部
上一篇:海军第三十批护航编队访问菲律宾 下一篇:开训即开战,武警汕尾支队“红蓝对抗”火药味十足

推荐新闻

365博彩